-烧刀-🍶

有爱就能相识
随缘产出

组队刷大妈(综主clamp 二设特多有雷请绕)

第三章

大门,已经开启了一扇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一扇古色古香的大门前,站着一位金发碧眼五官深邃的男子,他金色的头发不羁地翘着,在太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。

“D伯爵,是你吧!一定是你!”男子推开大门,眉头紧皱。

“什么?”出声的是一位绝色的东方样貌的男子。三千青丝齐齐伏在肩头,遮掩了右眼的刘海,妖异的紫色左瞳,无不透露出一股神秘诱惑的色彩。

“小意大利的黑手党老大,Harmsworth·lolman,是你的客人吧。”金发男人得意洋洋,一副我终于抓到你的狐狸尾巴的样子,“你们干了什么?毒品交易?人口贩卖?他在自己家里死了,是你干的吧!”

“你又在说什么啊,刑警先生!”伯爵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我只是卖给了他孙子一只可爱迷人的拉布拉多犬罢了。狗可是永远忠诚于主人的生物。”

“真的吗?”他一如既往的不相信伯爵。

他去现场勘察过了,死者身上没有挣扎的痕迹,也没有任何伤口,后脑有钝伤,应该是倒地时撞伤的,死者面色平常,好像是突然就死去的,脸上有一朵奇怪的花。他从来没见过这种花,而且本来死者脸上会出现花这种事就很奇怪。

他拿到的线索就只有这些了,因为死因奇怪,所以刑警先生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前几次的案件,理所当然的以为是伯爵干的。

刑警先生将事件告诉了伯爵。当然,他之后那段推测和伯爵有关的话肯定不会说出来的。

“我或许知道那是什么花……”伯爵望着他,笑得神秘。

刑警先生一愣,随后又站起来质问伯爵道:“果然和你有关吧,可恶!”

“那和我没关系,都说过我只是卖给了他孙子一只拉布拉多而已。况且,那个人死了也是咎由自取。”伯爵撇了他一眼。

“那是一个人命啊!不管多么罪大恶极那也是一个人啊!你怎么可以……”刑警先生跨步向前,一把拉起伯爵的前襟。

伯爵的发丝垂下,遮掩了他精致的面容,他嘴角微勾,强忍住自己想要给他一个讽刺的笑容的冲动,问了一个不干紧要的问题,“花是盛开的吧?”

刑警先生先是一愣,然后又狠狠地回答道:“是啊!那又怎么样!”

“花还没开的时候力量还很弱,但足够实现他的愿望了,如果花开了,力量变强了,就没那么简单了。要想再许愿,必须支付‘代价’。那位善良的店主应该已经告诉过他了,只能怪他太贪婪,不懂满足。”伯爵轻轻一笑,他可不会告诉刑警先生他也算是间接害了那位黑手党先生的人。

刑警先生放开了伯爵的衣襟,跌坐在沙发上不断挠头,“啊,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人……又跟我说这种乱七八糟的鬼话!”

“而且照你这么说岂不是破不了案了!”

“不,人们不会再记起这个人了,他的存在会完全消失。这是‘代价’,也是后果。毕竟我可是亲眼看到那位魔女种下这朵花的人啊。所以……”伯爵对他甜甜一笑,“刑警先生你就可以不用再去管这件案子了,反正到时候你也会全部忘光光。”

所以我才会这么大胆完全不顾及地和你说啊……

“现在我们要做的,就是去现场。”伯爵收拾了一下衣服。

“现场?去现场干什么?”

“那位店主也该来回收他的代价了,我正想和他打声招呼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lolman的卧室内,站着一名少年。少年身着清冷的蓝色和服,稍开的衣襟露出一大片胸膛,手里拿着着一把梅红色的油纸伞。这少年正是四月一日,他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卧室就知道自己是晚来了一步。

“呐,四月一日,不在了呢。”坐在四月一日肩上黑色的雪泽大福开口说话了。

“嗯。”显而易见的。

“那我们接下来该干嘛呢?”摩可拿歪了歪头。

“去警局,把代价,取回来。”说完便转身离去。

评论(3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