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烧刀-🍶

有爱就能相识
随缘产出

共存的方式(Parado ×M)

甜到掉牙(自认为
私设有
ooc预警
逻辑死
我好像不小心黑了虾饺,喜欢虾饺的慎入
如果parado很早就能与永梦沟通,被分离后也没有离开过永梦。
Parado去虾饺那是为了找出能让他和永梦共存的方法,然后发现了虾饺要做假面骑士编年史,然后觉得这种游戏他和M轻松就能通关不可能会造成什么人命所以没什么。
Parado最后会变成疫苗种(等等串到数码去了
后半段我写的急了,因为tv剧情就有,不要介意可能有阅读障碍




「你是谁?」

「我也不清楚。」

「那我就叫你Parado好了。」



宝生永梦,圣都大学附属医院小儿科实习医生,同时也是天才玩家M,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假面骑士ex-aid,并成为了RC电脑急救中心的实习医生,解救被bugster感染的病人。

在与bugster的对战中。随着对bugster愈渐了解,永梦意识到,他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bugster的感染者,而他的bugster,就是Parado。

这可是个不大好的消息,Parado和他共生了十六年,他们已经习惯了彼此的存在,而且一直也相安无事。这件事,他必须要瞒着RC。

“我回来了,M!”数据在永梦眼前聚集成人形,是Parado。

“欢迎回来,话说,之前一段时间都没见到你,你去干嘛了?”永梦这么抱怨着。

“啊……稍微和Genm玩了一会,那家伙,好像想做一个不得了的游戏呢……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,我和M联手的话,很快就能通关了呢。”Parado歪了歪头,一副无趣的样子,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,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来,“话说回来,这个,给M的礼物。”

“这个!?”永梦接过Parado手中的东西,那是一张蓝橙双色的卡带。

“用这张卡带的话,我和M就能同时出现了,和M一起通关游戏,我的心都要沸腾了!”Parado捧着永梦的脸,头抵着他的额头来平复内心的激动,“果然,还是M最棒了。”

“我这可是在治病,才没有那么儿戏呢。不过,你在Genm那,可要小心点。就算是为了我也不要这么冒险。”永梦看着Parado的眼睛叮嘱道。

“放心吧。”Parado在永梦额上印下一吻。

接下来几天和往常一样去CR,为病人就诊,医治。偶尔也会遇上Parado,看着他拿着五十级的卡带虐新手,不过不会下重手就是了。不过这几天飞彩桑却有些奇怪,永梦担心他是不是知道了需要隐瞒他的东西,比如,Parado是他的bugster。

在又一次手术完成后永梦解除了变身,忽然他感到了一阵头痛。


游戏病发作了。


“M!”Parado感觉到了永梦身体状况的异常。

“怎么了Parado?”正在编辑数据的檀黎斗停下了手中的工作。他其实早就对Parade有所怀疑了,忽然出现,说能帮助他,但回收卡带的时候却一直留有一手。Parado的解释是欺负等级比他低的玩家没有意思,檀黎斗也就将信将疑了。但Parado对M的执着,他不得不防着Parado哪天会反水。

“没什么……只是Genm,我之前说过了吧。M是我的!只有我才能打倒M!你去回收M的卡带是什么意思!”Parado冷静下来,暂时不去关注M那边的事,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檀黎斗身上。檀黎斗这个男人真是扭曲,自诩是无人能比的游戏大师,却有着一颗无比丑陋的妒忌心。还存在着复活他人和改造世界这种愚蠢的妄想。

“我只是想快点完成《假面骑士编年史》而已,回收宝生永梦的卡带需要的是尽快。”檀黎斗是这么回答他的。

为了报复Parado,也为了早点除掉宝生永梦回收卡带,檀黎斗向花家大我透露了实情,关于宝生永梦是第一个bugster的感染者这个事实。想想得知自己作为治疗游戏病的医生却是所有bugster的病原体,一定会因为受不了压力而消失的吧。

而RC那边,永梦因为担心Parado而频繁发作游戏病,镜飞彩从
檀黎斗和花家大我那边知道了病原体的事情。

现在只剩下永梦一个人的卡带还没被抢走,作先生的bugster还在外面肆意妄为,永梦不顾镜飞彩的阻拦,独自一人去战斗。

没想到檀黎斗又半路杀出,打倒了作先生的bugster收集了数据,并且用《幻想解谜》一击打倒了永梦。

就在檀黎斗威胁永梦交出卡带的时候,在一旁围观了全程的Parado出手了。

“自说自话也给我差不多点,合作已经破裂了,檀黎斗,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。”Parado一击将檀黎斗击飞,因变身器的保护机制自动解除了变身。

Parado解除了变身正准备向永梦走去,但是檀黎斗却叫住了他。

“Parado!!M由我来打倒,你是这么说的吧!”檀黎斗扭曲地笑着,“如果宝生永梦消失了的话,你的愿望就会落空了吧。”

Parado回头看了他一眼,轻笑了一声。肤浅,M早就知道他是bugster了,就算告诉M他是世界第一个感染者也不会造成压力引发游戏病。

“宝生永梦!!为什么你未经适合手术!就能变身ex-aid!为什么会有头痛的症状!!”

“这个答案只有一个!!”

镜飞彩和花家大我赶到现场。

Parado忽然瞪大了双眼,作为bugster,他最能知道什么能使M产生压力,就是不想让这些人知道他有游戏病,而他就是M的bugster。他现在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觉得这些人碍事。

“宝生永梦!!”

Parado冲上前试图阻止檀黎斗。

“这是因为!你是世界第一个感染bugster病毒的人!!”

已经,来不及了吗……

Parado生气地扯着檀黎斗的衣襟,转头看向永梦,“M,不要在意,我在这里,会一直陪着你,不会消失的。”

永梦却没有听进去他的话,他看着poppy他们,“你们,都已经知道了吗……?”

“永梦……”
“……实习生”

“呃啊!”永梦捂住胸口,身体不自主的开始数据化,“啊啊啊啊!!!!!!”

“M!”放弃了再揍檀黎斗一次的冲动,将他摔在地上,数据化身体回到了永梦的身体里。

永梦停止了暴走,失去重心倒了下来。Parado变回了人形,在永梦倒下去之前将他抱在怀中。安心地做个好梦吧,M。

“Parado,你想对实习生做什么。”

“开门见山吧,我是M的bugster,嘛,不要那么紧张吗,我和M共生了十六年,要是想做早就做了。我知道我是病毒,迟早有一天,会对M造成伤害,所以我一直在寻找让我和M共存的办法。”他轻轻抚摸着永梦的头发,“所以我找到了檀黎斗,在他那里,我找到了能使我们共存的方法。我将我的源代码进行了重置改写,现在的我,已经是抗体了。”

“我的M,就由我先带走了。”

评论(6)

热度(30)